2020,那些被遗忘的手艺!

被遗忘的手艺

一位陪伴了我们几乎所有人的老大哥 Flash,2020年12月31日时,就将走到它生命的尽头,终年24岁。

做为一个技术人,它样的事情,其实早已见怪不怪了,只不过面对Flash大佬,略有感怀,就在不远之前,几乎无处不在,即便现在,也常能在各大小网站中见到其身影。

现在,它已经成为了我一项被遗忘的手艺。 想起那些以前耗费不少心力去学习、去研究的技术,开始在我脑中放映: Flash / Flex / ActionScript / AIR / ColdFusion / RED5 / ASP / GWT / YUI / Google Gear / SPrite / webwork / jQuery ……, 感觉像不计其数。

不知道以前用这些技术做出来的项目,现在安在否?现在每天正在使用的一些技能,未来还是否会存在?

Flash End of life

其实我最佩服的就是Google Gear,用它做过好几个项目,当时简直就是酷毙了,HTML5标准推出之后Google果断主动关闭项目,全心投入HTML5的发展。

Google Gear of life

Google Gear短暂的一生

回忆

十年前,在前端,技术人员每天通常考虑的问题有:

  1. 这段 CSS HACK 写法,可兼容IE5678,FireFox2, Safari,哞,怎么不灵了?
  2. 我这个框枉的圆解,用几个图片,用PS做一下,位置对齐 xxx,xxx,不能用PNG,导GIF,不要有锯齿!!
  3. 听说 Google 出了一个 Chrome 浏览器,而且是 webkit 内核的,哞,Safari也是 webkit,是不是不用在 Safari 上做测试了?
  4. 我们项目要引进 CSSSprites了,所有人,全部学习一下语法,对了要把环境搭起来,先要xxx,再yyy, 部署时再zzz.
  5. ……

如果你那时候是个开发人员,不管是前端还是后台,肯定都会经历这些。(当然更老的程序员看到我这段,可能会感觉到很幸福,他们每天会遇到我们那时已经不去想的问题,比如 UNCODE字符集,用CGI写页面,以及可怜的内存与带宽等等。)

努力的方向

济公有句名言:**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**,用在此处虽然不是很恰当,但作个比喻也算形象。

酒肉,就好比这些流水的技术,世界瞬息万变,很多技术人、公司,为了跟随世界的脚步,不段的切换工具库,框架包,似乎只要一直 “敢时髦”,就会给人很牛X的感觉?

佛祖,就是支撑这些技术的理论,或是规则的制定者。 在我看来,分为软技能和硬技能:

硬技能: 数学、计算机原理,编译原理,算法,图形理论,等等。
软技能: 编程思想、项目管理、心理学 等等。

并不是推荐去直接去学习这些技能,相反,大多数人学习这些技能都是从 “酒肉” 中领悟的。

关键点在于:不是你刷的“酒肉”越多,你就会越厉害,相信不少人见过 “N年经验程序员”(1年经验 X 重复N年),每天工作时高谈括论,工作后抱怨社会。

作为一个程序员,工作时间长了,就不可避免的会接触到各种新的技术、工具、框架,一般情况下它们使用简单,照着文档手册就可实现不错的功能。

看上去非常炫酷,可以让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,但如果停留在这里,就像是把冷饭重炒了一下。实际上,很多表面上的简单,一般都会有一个精密的内在,每次多深入一些,日积月累,则你也会成为别人眼中很厉害的人。

写在最后

以两句鸡汤结尾:

The Future Is Faster Than You Think (未来比你想象中来的更快) - Peter H. Diamandis

你要一直拼命跑, 才能保持在原来的位置; 如果你要想前进,就必须跑的比现在快两倍才行! - Charles Lutwidge Dodgson